亚洲城娱乐平台,ca88亚洲城娱乐,亚洲城娱乐官网

ca88亚洲城娱乐

TOP

妈祖的传说
2014-06-22 22:31:02 来源: 作者: 【 】 浏览:12402次 评论:1

珠海妈祖像

妈祖显灵

妈祖出世

  妈祖出世后,为什么叫林默呢?这里有一个传说。

  有一次,观音菩萨带龙女和善财,参加土母娘娘的蟠桃会后,各人踏着云雾,向普陀山走去,经过莆田嵋洲天顶时,有几股黑煞气,自海面直冲天顶。走在前头的龙女,拨开云雾一看:帽洲湾海面上,几只渔船沉落水,许多渔民落海底,海底几个妖怪正抢着人吃尸;岸上,许多媳娘、儿仔。有的哭老公,有的喊阿兄,十分凄惨。

  龙女看这场面后,心中不忍。其实观音在龙女拨开云雾偷看凡间的时候,屈指一算,知道是泥洲湾里有个海怪在捣乱,只因天机不可泄露,所以不跟龙女说。龙女对观音说:“这些妖怪,扰害生灵,如果不除掉,将来害人不浅。请师父大发慈悲,救救众生。”观音听了说:“龙女啊,这是天机,你不必挂心。到了洞府以后,你自然会明白。”说完,师徒三人又继续再走。刚要入殿,一批香客又来到寺门。其中,有个循洲巡检林愿,带着夫人、家丁,来观音殿进香口观音看这些人入殿以后,立即化身人座,受人香火。只听林夫人祈求说:“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,我林家生了一男四女,不幸长男得呆痴病,怕将来香火无人继,求观音再赐男儿一人好接香火。如能答应,我林家一定多多施舍,普救世人。”林愿陪夫人上香后,就带夫人回去了。不多久,香客都走了,观音对龙女说:“龙女贤徒,林家世代好善,为人慈悲,这次亲来求嗣,师父只好答应。后日,你就投胎他家,了结这个缘份,收伏妖魔,替天行道口”龙女听后.正要再问时,观音又说:“这是天意,不必再问,你去吧!”

  龙女听一了,只好拜了观音,同善财走出佛殿。龙女对善财说:“师父要我下凡,收伏妖魔,替天行道。只怕我成了凡间俗人,无法完成这个大业。”善财听了说:“你安心去。到时,我会去凡间助你一臂之力。”再说,林夫人去观音阁上香后就有孕了。又过了许多日,林夫人就要分娩了。府里个个忙忙碌碌,大家都在等林夫人早生贵子口也是这一天,龙女到了下凡日子,就辞别观音,同善财驾着云雾,朝着林家飞去。一道红光闪后,“轰隆”一声如山崩。林家一个丫头匆忙忙地对林愿说:“夫人生了千金。”林愿听后,心里一十分不乐,在厅里走来走去。这时,门外林家前前后后,红光闪闪。大家以为失火,都赶去救火。但到了林家一看,不但不见火星,而且沿路清香扑鼻。等大家问明情况后,才知道林夫人生了个千金。于是,大家朝林夫人道了喜后,各自回去了。

  本来,家里添丁,是件喜事。却因林夫人又生了第五个千金,林愿心里几分不乐。再说这小女生下满月了,不笑不哭,林愿认为是个哑巴,决定将她抛弃野外口一天,林愿趁夫人不注意,偷偷地把小女带出家门,来到一处偏僻山岗,正要丢下时,对面来了一个道士,口里唱:“救人一命,胜造一七级浮屠啊!”林愿听了,心想:“这道士莫非有什么话要说?”就开口问:“师傅有何指点?”那道士说:”这小女有什么罪过,要把她丢在野外呢?”林愿答:“这小女生下满月至今不笑不哭,将来一定是哑巴。故此……”

  “是不是哑巴,让贫道一看便知!”

  “好吧,你来看,她要是能说话,我就带回扶养,如果不会说话,就交给你带走。”

  “好吧!”道士说完,对着小女说了几句什么,小女就晰晰呀呀地又说又笑。林愿见了,觉得惊奇,就辞别了道士,抱着小女,转身一看,那道士已经走得无痕无影了。后人说,那道士正是善财化身来点度龙女的。

  林愿回家后,就给这个奇怪的女儿取了个奇怪的名字—林默。这个林默,就是后来人们常说的海神妈祖。

  附记:

  据《泥洲志》和台湾《林氏大宗》记载,妈祖姓林名默,世居莆田贤良港。父林愿,五代闽时,官都巡检,母王氏生一男五女。宋建隆元年庚辰三月二十三日生第六女,弥月不闻啼声,因此名默。七岁授学,悉解文义。十岁涌经礼佛。十二岁,有道匕玄通授以玄微秘法。十五岁能为人治病。并常渡海至泪洲救助海卜遇难渔、船民。宋雍熙四年九月九日,成道于泪洲岛,年二十有八。妈祖一生乐于救助海难。深受民众祟敬。白一姓为纪念她的功德,于937年在泥洲岛上立庙奉祀,至今已有千年。明时,航海家郑和两次奉旨来到渭洲拜祭并扩建庙宇。清康熙统一台湾后,下旨对妈祖庙进行大规模的扩建,妈祖庙遂有“海上龙官”之称。自宋以来、妈祖先后被救封二十八次。宋宣和五年封顺济夫人,绍熙元年封妃爵,元至正十八年救封天妃,清康熙炭十三年封天后,民国十八年国民政府内政部命令各省保存妈祖庙,改称林孝女祠,故妈祖有“天妃”、“天后”、“天上圣母”之称。如今,妈祖庙宇遍及国内外。仅台湾宝岛就卞庙宇八百多座。外国人称妈祖为“海上女神”,足见妈祖在海内外之巨大影响。

窥井得天书

  林默年轻时常到海边玩,有时帮助回来的渔船搬运东西,有时帮助出海的船工挑货送水。时间久了,大家熟悉她,都叫她林默娘。

  有一次,几只渔船刚出海,突然刮来一陈大风,把那几只船一下子翻沉海底口后来,有几块写有“循洲”记号的船舵,漂流到岛边。许多受难家属看到了,知道是亲人出了事故,大家哭得天昏地暗。林默呢,看到这情景,心里十分难过,暗暗对天发誓:愿意牺牲一切,制伏风浪,为渔、船民护航!然而,这事情到底该从什么地方做起,她一时想不出办法。从此以后,她就天天来到海边,观察风云变化。一天两天,一月两月,度过了不少时间。

  这一天,大风大雨。林默一个人呆呆地站在海边,看看犬,看看海。这时,普陀山的观音菩萨屈指一算,知道林默有事,就叫来善财,告诉他如何去帮助林默。善财领了法旨,直向莆田调洲岛飞去。

  善财到了调洲岛,摇身一变,化作一个老道长,走到林默身边说: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单个人站在这里?”林默回答:“我在观看天时变化,以后好替海上渔民护航。”

  “好个菩萨心肠。其实,这也不难,只要你有决心,总会做到的。”

  “请道长指点。”

  “好吧,你如果真有决心,每天对井默诵《观音经》,七七四十九日以后,你自然会明自。”善财说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 从此,林默就按道长的指点,对井默诵起《观音经》。不管好天落雨,专心念经,毫不灰心。那善财为了暗助林默,也不时来看顾。有时为了试探师妹是否专心,他化作一个少年,走近林默身旁戏弄。林默头不抬起,眼不斜视;有时他又变作猛兽蛇蝎吓她。林默仍然坐着不动,一心默诵《观音经》。坐了七七四十九日,到那最后一天,家中五个姐姐以为小妹得了呆痴病,都来看望她。只见小妹双手合十,闭日静坐。大家觉得奇怪,齐齐叫了声“阿妹!”

  林默听了说:“来了!”话音刚停,井中一道金光一闪,一股浓烟从井下地冲上来。内处姐姐“哇”地叫了一声,同时昏倒在地。这时,林默张开双目,只见井口趴着一只乌龟,背上驮着一部“金书”。林默立即拿过一翻,里面没有一个字。正当她猜疑的时候,善财又化作道长,站在她的面前,说:“善哉!善哉!这是无字天书。因你一心好善,感动了天廷,所以送你天书。今后如果遇到什么疑难,只要焚香打坐,口念《观音经》,许时你一看便知。”林默听了,记在心里,手捧天书,上前向道长施礼说:“多谢道长指点。”忽然,一阵风过后,道长不见了。

  再说林默的五个姐姐,也在这时醒了,但并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事情。大家上前看了小妹妹手中的书,说:“这里面并无一个字,要它做什么了”林默听了,笑了笑说:“我自有用处。你们不必管它。走,去膺吧!”

  以后,每逢危难的时候。林默就去翻看天书,解决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事情。

收服晏公

  晏公是东海一带的海神。

  有一次,林默乘着一只渔船。准备顺路给一个小岛的渔民看病。船到海中时,突然风浪大作。渔船像一片树叶似的,在风浪中漂浮。船仁的人,个个呼天唤地。这时,峭公突然喊:“桅舵摇撼了!”林默看了,大声对船上人说:“不要怕!”接着又对销公说:“抛旋!”硝公听她说得有理,就照吩咐放下船旋。说也奇怪,船旋刚放下去,船身就安定一来。林默走到船头一肴,只见一个满脸嘴须、目周凸凸、头戴金冠、身穿绣服的人,骑着一只海豚,随着浪涛.上下浮沉。他看到林默站在船头,就立即鼓起风,掀起浪,一下子雷腾雨啸,黑云满天。林默坐的船,又剧烈地摇动起来。林默知道是这个海怪作祟,马上念起咒语,取出一道符录,向海面丢去。顿时,雾散天晴,一股大风,一排巨浪,直向海怪冲去。那海怪见势头不对,就收了妖法,坐在海豚背上,高举双手,向林默作揖,而后一言不发地离去了。

  海怪只不过一时被林默所制伏,并不服输,又改变了方法,化作一条黑龙,张牙舞爪,腾云驾雾,在海面上翻滚起来。林默心想:上次我已让你生还,你却不知退步,这次又来兴风作浪,扰害生灵,若不制伏,后患无穷。于是,林默又念起咒语,把一张鱼网抛向黑龙。

  黑龙冷不防被鱼网网住,尽力翻腾打滚,始终无法逃脱。海怪知道林默法力广大,就现出本相。林默见了,说:“你是什么地方凶神,敢来这里兴风作浪,扰害生灵?”海怪说;“我是东海海神,今日巡逻到这,看你站在船头,不怕大风大浪,因此施展法力,想用风浪吓你一吓。想不到反被你制伏。请神姑你宽恕!”林默听了,怕他又是花言巧语,就收起鱼网,丢过缆绳,叫他拉着。海怪不知是什么,伸手接了缆绳,想不到立时被捆缚住了,而且越缚越紧,捆得义严又实,无法转动,只能随着波浪起伏。海怪无可奈何,只得向林默央求:“我诚服神姑,愿听神姑一号令。”林默看海怪有悔改的意思,就说:“要去掉捆缚,你必须答应我一个 事。”

  “好,我答应,你说吧!”

  “东海海面,风大浪急,船民常常翻船落水。从今以后,你必须去这一带海面巡逻,保护渔船,赎回以往罪过,你答应不答应?”

  “听神姑差遣!”

  林默看他臣服,就念咒,收了缆绳,解开海怪身上的捆缚,说:“去吧!”

  海怪向林默一拜,化身去了。这个海怪就是晏公,现时妈祖庙里那尊黑脸鼓眼的菩萨就是他。晏公还成了妈祖手下水阙仙班的总管,协助妈祖保护渔船民海上平安。

妈祖降妖

  相传在谓洲附近一个小岛上,出没着两个妖,一个叫嘉应一个叫嘉佑。他们有时在荒山丘陵上,摄人心魄,迷人灵魂;有时在海浪中,把船掀翻,残害生灵。

  有一天,一艘载满旅客的帆船从附近海上经过。应、佑二怪见了,紧紧尾随,打算兴风作浪,掀翻客船。当客船驶到海水深处,二怪立即祭起妖法,顿时海面狂风大作,巨浪滔天。旅客们吓得纷纷跪在船板上,对天高呼:“神姑保佑!”

  忽然,一道白光闪过,紧接着“轰隆隆”的雷声在人们头顶上炸响。霎时间,风停了,浪静了,船稳了,人们转惊为喜。这时,人们看到,在客船的前方,一只小渔船在浪花中漂游着,船头上站立一位美丽的小娘仔。应、佑二怪见到这美丽的小娘仔,口水都流了出来。他们改变了掀翻客船的主意,不顾一切地向着女子乘坐的渔船追去。

  可是,应、佑二怪怎么追也追不上渔船。二怪追得快,渔船跑得也快;二怪追得慢,渔船也驶得慢,气得二怪“哇哇”直叫。这样追赶了一段后,渔船忽地调转方向,朝着右边的海岸驶去。二怪见了,心里暗暗高兴,因为右边的海岸上是一片荒山。他们想,海上追不着,到了荒山上,只要前追后截,不怕抓不到手口二怪正要上前,只见那小娘仔抬起手掌,对着二怪的脸上轻轻一拍,二怪只觉得脸上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击了一下,两眼直冒金星,两条腿也不听使唤了,“璞通”一声跪在地上。他们想不到自己竟然败在小娘仔手里,很不服气,相互使了一个眼色,“嘎’,地一声,要从地上跃起。谁知刚刚一跃,就被小娘仔点了麻穴,再一 次摔倒在地。这时,二怪才真正认输:“神姑饶命!神姑饶命!”那小娘仔连看都不看一眼,只“哼”了一声,转身就走,登上渔船,向大海驶去。

  应、佑二怪慌忙从地上爬起,跑到岸边,跳上一只小船,朝着女子乘坐的渔船赶去。他们一面拼命划着,一面大声叫:“神姑-—等一等!”那小娘仔放慢了船速,等二怪来到船前.笑着说:“你们这样紧追不舍,是不是还想拼命呀?”二怪跪在船上,双手合十说:“不敢,不敢。小的自知作恶多端,难得神姑心存慈悲,饶了小的性命。我们愿痛改前非,在神姑手下效劳,万死不辞!"

  这小娘仔就是林默。她用计降服了二怪,又见他们跪地苦苦哀求,便含笑点头,表示同意收留,全心全意。从此,嘉应、嘉佑二怪也列水阕仙班。

镇两妖

  妈祖有两个部下,一个叫千里眼,一个叫万里耳。据说,这两个妖精,原来是殷末封王的部下高明、高觉兄弟。他两人被姜子牙打败以后,逃到桃花山,化作妖精,经常害人。桃花山附近的老百姓无法生活,就向林默娘求救。

  林默娘自窥井得天书后,经多年修炼,学了法力,常常是人在膺里、魂神能出游外地。她曾在织布时脱神渡海去救郎爸阿兄,平时,常在海面救护遇难的渔船民。因此,大家都叫她“神姑”。

  林默娘听说桃花山妖精糟蹋老百姓,就下决下为百姓除害口一天,她同一班女子一起,到山上去采野菜。两个妖精看到这些女子,就动手动脚调戏。林默娘怒了,大声喝:“不得无礼!”妖精心想,这些妇女,往日看见他们,个个吓得无头神,今天为何如此大胆?里面一定有原因。于是两妖腾空一跳,化作一道火光,叫人看得眼花缭乱。林默娘一见,把手中一条丝帕向空中拂了一下,一时鸟云盖天,狂风大作。两个妖精知道逃已来不及,就现出原形,一个手中拿着斧头,一个手中提着方天戟,向林默娘冲来,却因风大,无法前进。林默娘又大声喝:“大胆妖怪,还不放下屠刀?”两个妖精一听,这才放下兵器,跪在林默娘面前求饶。林默娘警告他们说:“今后如再出来做坏事,杀害老百姓,决不饶恕!”

  过了两年,这两个妖精又经常出来,在海上兴风作浪。受害的渔船向林默求救。林默娘查翻天书,知道这两个妖精是北方水、金两星所化;要除掉他们,须用火来攻。不久,这两个妖精又在海上害人。林默娘见了,口中念念有词,施展法力,制起一撮土,一把火,霎时间天昏地暗,飞沙走石,火焰连天。两个妖精自知无处可躲,就伏在林默娘面前,磕头请罪,愿意改邪归正,听从林默娘使唤。

  从此,这两个妖精成了林默手下的部将,一个耳朵能听万里,一个眼睛能看千里,他们经常跟随林默娘出海救人,凡是海上遇难的人,只要呼唤妈祖的名字,万里耳、千里眼就立即把听到、看到的情况告诉林默娘,并立即前往搭救。时间久了,人们忘记这两个妖精的名字,就叫他们做“千里眼”、“万里耳”了。

妈祖书库

  在渭洲岛南面海岸边,有一处石景奇观,叫“妈祖书库”。那里,一片片褐黄色的页石活像一本本、一叠叠很规格的书,井井有条地堆放着,排列着,像一座收藏丰富的书库。

  相传,林默少年时,聪颖好学,读了许许多多书。她曾立誓要用自己的智慧去征服暴烈的大海,去解开世人常遇的疑难。但是,她能读到的书太有限了。怎样才能如愿以偿呢?她苦思冥想,焚香跪拜。有一天,她在睡梦之中,见到一个鹤发童颜的老翁,对她说:“善良的姑娘,在南海滨的石林中,有一座书库,藏着许许多多奇书。不管是谁,只要读遍那些书,就会成为无所不能的人。但是,那些书只允许你一人看,不可带走,不可外传。如果不慎传给歹人,天下就永无安宁之日了。切切记住!”

  第二日大早,林默依着老翁指引的方向,果然在莽莽石林中找到了书库。那里,各种奇书琳琅满目,金页银字,每一册书上都记着最深奥的学问、最高明的法术,都是人间绝对见不到的。林默看到日头西沉,才读完一叠,剩F的想带回家去细读。但她记起老翁的吩咐,赶紧把书放回原处。低头一看,真奇怪,刚才读过的书册已经变成石头了。

  几个月后,林默把书库里的全都读遍了,那些书也全都化成石块,依然整整齐齐地摆列着。

  以后,林默成了一个神通广大的女神。她升天后,人们就把那个书库叫做妈祖书库。上辈人说:如果天下第一善良的人到那里,那石头书册又会变为可翻可看的宝书,就会从那里学到济世解难安天下的本领呢!

伏机救亲

  有一年秋天,林默的郎爸、阿兄洪毅、阿姐秀香想北上捉鱼。林默知道了,劝他们说:“阿爸、阿兄、阿姐,近日有海妖兴风作浪,你们不要去出海!”

  郎爸看了林默一眼,说:“你不要打彩市,我讨了十几个海,什么天时都见过。今日风平浪静,惊它什么?”

  阿兄说:“阿妹在家织布,知什么呢?”

  林默不服气,说:“你们硬要出海,我也要齐去!”

  娘奶王氏劝说:“小娘仔,人说:有耳无嘴,少理闲事。而且还有十几丈布未织,这几天你要给我织完。”

  阿姐秀香也劝林默在家里好好织布。林默无法,只好到房间里,拿出一捆筷,外面用红纸封着,拿给郎爸,说:“阿爸,请你把它带在身边,要是遇到大风大浪,危急时,你可将红纸撕开,扔出海去,可保平安无事。”

  惟惠半信半疑,就把那捆筷收藏起来,插在内衫里。郎爸、阿兄、阿姐出海去了。林默在家织布,心里闷闷不乐。织着织着,人在家里心却不在织布机上,昏昏地伏在机上困着了。

  再说,惟惠与仔、女三人,摇着船桨,刚出贤良港,突然海上刮起了当头风,掀起了百尺大浪。惟意和乡亲的渔船经不起这大风大浪的袭击,有的桅杆断了,有的船桨折了,不少渔船翻了。

 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,惟惠想起了林默的吩咐,就将藏在身上的那捆筷拿出来,把它拆散,抛下海去。索时工未,只见海面上浮起了无数根大杉木。那些落下海的渔民抓住杉木,都得救了。

  再说惟惠刚抛下竹筷,自己的船就被打翻了,父子三人都落进大海,大风大浪把他们卷走了。惟惠岁头大,支持不了,洪毅和秀香拼命保护他。突然一个大浪打来,把他们又打散了。三个人在风浪中浮了沉,沉了浮,十分危险。

  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,对面漂来一块小木排,上面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娘仔,顶着风浪前来救惟怠父子三人。只见她转身跳进海里,左手提着惟惠的头发,右手拉着秀香的头发,嘴里衔着洪毅的头发,轻轻地往木排上拖……

  正在这时候,家里林默的娘奶王氏看林默伏在织布机上,目周紧闭,神色紧张,汗流满面,一手持梭,一手拉线,脚踏机轴,好像跟什么人相打一样。王氏以为她是欧假死,就拍了她一下。

  “哎呀!”林默惊叫了一声醒来,对娘奶说:“阿爸、阿姐救上来了,阿兄无法救了!”说着就哭了起来。

  娘奶看林默哭了,大声骂:“你这死鬼,尽说坏话,等你爸回来,再跟你算帐!”

  过了不久,惟惠和秀香从海上到膺。他们两人一路头边走边哭。王氏见儿子无回头,立即昏倒在地。

焚屋引航

  宋朝时,泥洲湾秀屿港十分繁华。有人说,那是因为兴化军的特产丰富,引来四海商贾的缘故。可当地人另有解释,他们说:泪洲秀屿港的昌盛,大罕是靠妈祖呢!

  宋代兴化军,三县出三宝:莆田有桂圆如玛瑙,兴化的糯米胜琼膏,仙游的蔗糖天下少。生意人经营这三宝,如果航行顺利,漂洋过海,往往获利百倍。要是遇上恶浪险风,自然财丧人亡。当时,泪洲出了个奇女子林默,自幼熟悉水性,长大善辨风云。她常常风里来雨里去,为舟船引航,行船的人尊她为女神。每逢风暴来时,她总会驾舟出海,把漂流在海面的船只一一引进秀屿港内。

  有一回,林默一连十几天日夜为商人和渔民们引航,实在困倦,吃过晚饭,在桌上一伏,就沉沉入睡了。父母和姐姐们不敢去惊扰她,取来r一条被子为她披盖,让她安歇。临近半夜时,林默在睡意中依稀听到海面传来呼呼的风声、隆隆的涛声。被惊醒后,她马上跑到海边的崖石旁,只见排空浊浪,漂浮着几点白光,还隐隐约约传来暗晰呀呀的呼救声。她知道,那一定是船队被风暴困住,迷失航向了。驾舟引航已来不及了,林默立即转身跑回家,没进门就大声喊叫;“父母兄姐,快跑出膺外去呀!”

  一家人,急急跑出门外,只见林默一挥手,把油灯摔向屋檐,点了火,茅棚顿时燃起熊熊火光。箱洲岛上的冲天火光照得很远很远,被困在海面的船队也见到了。原来,这是一支罗马国的船队。他们在黑夜里遇上风浪,心慌意乱,水手不知所措。在这危急的时候,他们见到一片火光,辨清了泪洲湾秀屿港的方向,拼尽全力,把船队开进秀屿港,终于化险为夷。

  第二天天一亮,罗马的商人们就上岸要去答谢放火引航的人。他们来到林默家,看那一片残垣断壁,什么都明白了。罗马商人感谢不已,纷纷解开钱囊,掏出一把把金币,要林默重修房屋。林默一点也不收,她比着手势说:“房屋马上就会修好的,请放心!”果然,不一会儿全岛的乡亲们都赶来了,有的带木头,有的带瓦片,人人动手盖膺。不过几个时辰,一座新楼立在眼前了。商人们见这情景,才放下心来,干恩万谢之后,到秀屿码头办货去了。

  林默焚屋引航的事传开后,海内外的商人都说:兴化的特产宝贵,但兴化人的深情厚意更加专柜!于是,来兴化做生意的商人更多了。

铁马渡海

  林默长到十八岁时,亲眼见过的海难不下百回,每一回海难都使她的心碎。特别是那年九月的一次大海啸,吞没了岛上的数十条渔舟,夺走了乡亲百余条性命,林默难过得像得了重病。

  一日午时分,林默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马嘶声,心里十分诧异:这泪洲岛上人家惯用舟揖,从来没见过马。只有村头东面的古榕树下,立着一尊不知是哪个朝代留下来的镇邪铁马。那铁马虽然神气非凡,但毕竟年长月久,早已斑迹剥落,苍老削瘦了。

  第三天溟里,林默和衣而卧,虚掩柴扉,静静地等待,侧耳细听,果然又听到一阵马的叫声,似乎是从村头东面传来的。她急忙出门,赶到村东头的古榕树下,走近铁马,摸了摸马身。说来也怪,那马身上的斑斑铁锈竟成了茸茸细毛,手触着感到微微温热。她绕着铁马仔细巡看,发现铁马还眨着双眼,嘴里喷出白气,长长的马尾还会轻轻摆动呢。她又惊又喜,放大胆子一翻身跨上铁马,往马脖子上轻轻地捶了一拳。神了,铁马猛然发出一阵嘶鸣,昂起头,奋开蹄,驮着林默离开村庄,奔向茫茫大海。风里浪尖,铁马神威大显,就像驰骋在千里平川。林默试着驾驭它,只要她的左手指向那里,铁马就奔向那里;她的右手五指收拢,铁马就戛然止步。林默很高兴,她想,有了这匹神马,日后乡亲们不管遇上什么灾难,也都有了指望。

  天色微明,林默把左手向村庄一挥,铁马转过头来,箭一样沿着原路奔回古榕树下口林默跳下马,用手轻轻地抚摸它,铁马会意地向她点了一下头,就一动不动的站立着,恢复原来的样子。从这以后,林默常常跨着铁马,飞驰在万里海面上,营救遇难的渔民、客商。佣洲岛和远近所有的渔村,都过上安宁祥和的日子。

  后来,林默升天为仙,那匹铁马也跟随她去了。直到现在,还有人见过林默身着红色披风,骑着褐色神骏,在海面上巡游,护卫着航海的人们!

乾隆拜妈祖

  乾隆游江南,到了莆田。路上听人说,媚洲岛上的妈祖有灵有信,就和随行太监去媚洲岛看个虚实。这夭下午,夭时很热,也没风,乾隆和太监来到文甲渡口,等啊等,等到日头落山,还看不到一只船影口两人走得脚酸嘴干,满八肚气话。

  太监说:“万岁贵为天下之主,何必为探访一尊地方菩萨,受此劳苦呢?”乾隆也冲狂地说:“既然来了,当然得上岛走一趟。如果妈祖以虚名惑众,寡人定要拆除神庙,砸毁金身!”才说完,只见海面漂来一只小船,船头坐着一位老渔翁,船尾立着一个小娘仔,生得很俏,像仙姑一样:头顶发式如一道顺风髻,髻边别着几枚五彩贝壳,上身穿白纱裙,下配水火鞋,鞋头镶着一束浪花图。乾隆看后,像喝了五斗酒,两颗目周一直望着那个女子。站在旁边的太监看他那个式数,就悄悄地拉他的衣襟,示意他不要露出马脚,然后对舵公说;“请施个方便,渡我们上岛,事后自当厚谢。”舵公听了,摸着胡须说:“我父女俩人,专门在这里引渡过往客官。只是今天气候炎热,过渡人客不多,所以晚出来。二位一定等久了。快上船吧!”

  乾隆二人上船后,渔翁摇槽,渔女把舵,向泥洲岛驶去口想不到,船刚到海中,忽然哗啦一声,一阵风过,渡船在海面浮沉颠簸。乾隆想:今日一命休矣!刚想到这里,双脚一软,就倒在船仓里。那随行太监也吓得魂不附体,主仆二人倒在一起口渔翁与渔女呢,仍然如平常一样,说说笑笑,驶着渡船前进。渔翁看二位客人惊成那个样子,就安慰说:“客官不必惊慌,这小船来往有妈祖保佑,能遇凶化吉,请两位客官安心,保你万无一失。”乾隆听了,觉得自己是九五之尊,还不如这个小小的女子,就壮着胆,站了起来,一看果然船仓中供奉着一位女神,面貌装束,跟船上的渔女一样。这时,乾隆也顾不得什么尊严和威风,赶紧跪在船板上,双掌合十,祈祷说:“女神在上,请赐平安;若能如愿,自当厚报!”

  说也奇怪,转眼之间,风平浪静口小船平安地渡过海面,停靠在泪洲码头。船上父女俩人应他们的请求,陪他们登上泪洲岛,来到妈祖庙进香。乾隆在妈祖神像前三跪叩,谢恩不已。

  乾隆回来时,仍然乘坐那只小船。他向渔翁说:“为何妈祖女神如此灵验呢?”渔翁说:“行船的人,心中有妈祖,也就精神集中,临危不慌,自然无难无灾。神又因此灵验。”

  乾隆回京后,心念妈祖恩德,不敢食言,立即御书“海不扬波”四字,叫人做了金匾,派太监亲自送往泪洲妈祖庙,弘扬女神功德。

 
 
Tags:妈祖的传说 责任编辑:ca88亚洲城娱乐网
上一篇武夷山来历 下一篇鱼死不闭眼

相关栏目

热门文章